<sup id="sii0o"></sup><dl id="sii0o"><menu id="sii0o"><form id="sii0o"></form></menu></dl>

    <dl id="sii0o"></dl> <em id="sii0o"><ins id="sii0o"></ins></em>

      <em id="sii0o"><ins id="sii0o"><small id="sii0o"></small></ins></em>
      <sup id="sii0o"><meter id="sii0o"></meter></sup>

      <em id="sii0o"><ol id="sii0o"></ol></em>

      <em id="sii0o"><ins id="sii0o"><thead id="sii0o"></thead></ins></em>

      歡迎訪問山西雙良再生能源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官網!

      搜索
      確認
      取消
      imgboxbg

      新聞資訊

      為用戶提供優質的產品和周到的服務

      /
      /
      /
      國際資訊:美國清潔電力支付計劃背后的博弈

      國際資訊:美國清潔電力支付計劃背后的博弈

      • 分類:國際資訊
      • 作者:山西雙良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1-09-30
      • 訪問量:

      【概要描述】

      國際資訊:美國清潔電力支付計劃背后的博弈

      【概要描述】

      • 分類:國際資訊
      • 作者:山西雙良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1-09-30
      • 訪問量:
      詳情

      來源:角馬能源

      標簽:美國電力 清潔電力 零碳能源

       

      2020年12月,在拜登贏得總統大選但還沒有就任之前,民主黨就在國會全力通過了一項長達5593頁的新冠疫情救濟法案。這個高達9000億美元的紓困計劃展現了民主黨在重新掌權之后對于經濟恢復的巨大野心。

      然而回頭再看,半年多的時間過去了,新一屆美國政府沒有讓美國經濟變得更好。因此今年8月,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查克·舒默與其他民主黨人再度聯合推出了一個總價值3.5億美元的支出預算,其中涵蓋了氣候變化、教育、醫療等多個領域。其中,一個名為“清潔電力支付計劃”(CEPP)的法案關系著美國能源與碳減排領域的未來發展。

      為了應對氣候變化,拜登政府提出了“2030年美國80%電力來自于零碳能源”的目標。而目前美國僅有38%的電力來自于零碳能源,其中包括了18%的可再生能源(風、光、水等),20%的核電。

      電力部門是美國碳排放最多的行業之一,占據了約25%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僅次于29%的交通運輸部門。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一項研究顯示,美國需要新增950GW的風電、光伏和225GW以上的儲能,才能夠滿足“2030年美國80%電力來自于零碳能源”的目標。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CEPP——這個被稱為美國歷史上“最大、最野心勃勃的氣候及清潔能源政策”——在民主黨的強力推進之下進入了國會的議事日程。查克·舒默表示,一旦獲得通過,CEPP將會引發1935年《公用事業公司法》通過以來對美國電力系統的最大變化。

      然而這項雄心勃勃的計劃注定不會一帆風順。它真的有效么?海量資金如何解決?政府如何抑制電價的上漲?這都是CEPP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什么是CEPP?

      盡管目前CEPP的詳細內容并未公開,但從美國媒體報道及公開內容來看,CEPP的核心內容是刺激公用電力公司更多地向消費者提供清潔電力,并對未達標者進行罰款。

      具體來說,電力公司每年向用戶提供的清潔能源電力如果比上一年的增量達標,那么每兆瓦時的清潔電力都會獲得相應的補貼獎勵。而如果供給清潔能源電力的增速不達標,電力公司就要承擔相應的處罰。

      根據目前法案的內容,清潔能源電力的范圍包括了風電、太陽能發電、水電、地熱發電、核電、碳捕捉和綠氫等。天然氣發電由于碳排放低于每兆瓦時0.1噸所以未能入選。

      根據左翼智囊團Third Way的說法,CEPP計劃的總資金大約在1500億至2000億美元之間,包括了聯邦政府的稅收支出和信貸資金。

      CEPP之前,美國多個州已經出臺了類似的可再生能源配置額制度(RPS)。不過與各州的RPS相比,CEPP的最大不同之處在于:這更類似于一個激勵方案,而不是強制監管計劃。

      或許現實的案例更有助于我們理解兩者的不同。總部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Xcel公用公司2020年的電力供給中有47%來自于零碳能源。另一家總部位于亞特蘭大的Southern電力公司2020年由33%。

      如果兩家公司的清潔能源電力都以每年4%的速度增長,Xcel公司可以實現“80%零碳能源電力”的目標;而Southern公司則只能達到70%,會因此受罰。

      但按照CEPP,Southern公司依然可以獲得聯邦政府提供的激勵資金。因此CEPP被認為更有利于激勵電力公司提高清潔能源電力的比例。

      抑制電價上漲?

      CEPP的支持者們對其寄予了厚望。Third Way認為CEPP能夠給美國能源電力部門和經濟、就業都帶來巨大的好處。在過渡到零碳電力系統的過程中,CEPP可以創造幾十萬的就業,在全國推動1.5萬億美元的清潔能源投資和1000億美元的電網投資。在達成“2030年美國80%電力來自于零碳能源”目標的過程中,電力行業的投資就達到5500億美元。此外,在氣候變化問題得到緩解的同時,CEPP還間接可以形成1.8萬億美元的氣候和健康效應。最重要的是,CEPP并不會提高終端用戶的電價。

      一般來說,快速推高清潔能源在電力系統中的比例會顯著增加電力系統的成本,進而讓用戶承受更高的價格。就像德國是歐洲可再生能源最發達的國家一樣,德國也是歐洲電價最高的國家之一。

      在美國,加州的電價也和它的可再生能源目標一樣廣為人知。加州已經強制要求在2045年之前實現100%零碳電力的目標。而2011年至2020年期間,加州電價上漲的幅度是美國其他地區的7倍。根據EIA的數據,加州電價僅去年一年就上漲了7.5%,是2020年美國所有州當中漲幅最大的地區,是全美電價漲幅的7倍。

      2020年,加州的平均電價為18.15美分/千瓦時,而美國平價電價僅10.66美分/千瓦時。加州人民不得不支付高出全國平均水平70%的電費。

      按照CEPP的設計,電力公司增加清潔能源電力的成本將由政府的激勵資金支付一部分,從而盡可能避免用戶電價的飆升。但有反對人士認為,如果電力公司競相購買零碳電力,可能反而會推高電力的價格。同時,非綠電的價格可能會出現明顯的下降。在這種情況下,電力市場的未來走向很難預測。

      真實效用存疑

      相比于電價上漲的擔憂,CEPP是否能夠真的對“2030年美國80%電力來自于零碳能源”起到促進作用才是最讓各方擔憂的問題。

      從前文的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出,CEPP固然會刺激電力公司增加零碳電力,無需過多擔心不達標之后的處罰。但同時,也會缺少一定的強制力。企業甚至有可能通過不同年份的電量設計,既不完成80%的目標,又能夠獲得激勵。這樣整個CEPP就完全失去了作用。

      而且目前電力市場不存在單純交易清潔能源電力的渠道和方法,因此政府無法準確計量零碳電力的購買行為。在不改變電力市場的情況下,很可能會采用類似綠電證書的方式來進行標準化計量。那么不同的電站、不同時期的綠電項目是否采用統一標準?是否存在不公平的問題又成為政府必須解決的問題。此外,核電等零碳電力本就可以獲得政府補貼、稅收優惠等政策,那么在CEPP的框架下,新政如何與既有政策相結合?

      歸根結底來說,無論是美國還是其他國家的電力系統,現在都無法單獨計量電量的清潔度或者說是情節比例。這是一個比碳排放監控更加空白的區域。一旦CEPP獲得通過,政府必須建立起嚴格的監控和驗證程序,來追蹤每一度零碳電力的來源和終點。

      關鍵詞:

      雙良

      山西雙良再生能源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區塢城南路168號山西雙良集團
      電話:
      0351-7117211

      版權所有:山西雙良再生能源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晉ICP備12007302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太原

      麻麻你下面好紧夹得我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