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sii0o"></sup><dl id="sii0o"><menu id="sii0o"><form id="sii0o"></form></menu></dl>

    <dl id="sii0o"></dl> <em id="sii0o"><ins id="sii0o"></ins></em>

      <em id="sii0o"><ins id="sii0o"><small id="sii0o"></small></ins></em>
      <sup id="sii0o"><meter id="sii0o"></meter></sup>

      <em id="sii0o"><ol id="sii0o"></ol></em>

      <em id="sii0o"><ins id="sii0o"><thead id="sii0o"></thead></ins></em>

      歡迎訪問山西雙良再生能源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官網!

      搜索
      確認
      取消
      imgboxbg

      新聞資訊

      為用戶提供優質的產品和周到的服務

      /
      /
      德國能源轉型面臨嚴峻挑戰

      德國能源轉型面臨嚴峻挑戰

      • 分類:新聞中心
      • 作者:李麗旻
      • 來源:中國能源報
      • 發布時間:2022-02-15
      • 訪問量:

      【概要描述】

      德國能源轉型面臨嚴峻挑戰

      【概要描述】

      • 分類:新聞中心
      • 作者:李麗旻
      • 來源:中國能源報
      • 發布時間:2022-02-15
      • 訪問量:
      詳情

      近日,德國政府宣布,正式關停意昂集團和萊茵集團旗下的三座核電站,并將在今年年底前關停德國境內僅剩的另外三座核電站。至此,在德國存在了半個世紀的核電,將在一年內徹底從能源供給系統中消失。

      快速棄核致煤電“反彈”

      據歐洲媒體Euractiv報道,德國即將關停的三座電站服役時長均超過35年。截至2021年末,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數據,德國僅剩的核電總裝機量為430萬千瓦,發電產能約占整體電力供給的12%左右。隨著這三座核電站的關停,德國核電占比將進一步下降。

      德國對核電的“排斥”由來已久。早在2000年,德國議會就以核廢料污染以及核事故風險為由,投票決定逐步降低對核電的依賴。2011年日本福島核事故后,德國更是加快了淘汰核電的步伐。

      在業內看來,德國淘汰核電本是為了給可再生能源電力發展創造空間,但出乎德國政府意料的是,2021年,歐洲經歷了史上最嚴重的能源供應危機,天然氣價高漲、風力發電不足等因素,讓溫室氣體排放更高的煤電在德國電力系統中的比重出現了上漲。

      根據IEA統計的數據,2021年,德國燃煤發電量實際上較2020年增長了25%,打破了燃煤發電量連續8年下降的趨勢。不僅如此,據歐洲工業組織VDKi最新發布的數據,2021年,德國硬煤進口量達到3900萬噸,較2020年大漲了24.5%。該機構預測認為,受到核電站關停、天然氣供給不足以及經濟復蘇影響,2022年,德國硬煤進口量很可能維持上漲趨勢,總計達到4200萬噸,漲幅預計高達7.7%。

      能源自給自足或逆轉

      根據德國制定的減排目標,到2030年,德國計劃在1990年基礎上減排至少65%,到2040年減排88%,并在2045年實現碳中和。為此,2021年,德國政府對2019年出臺的《國家氣候法》進行了修訂,新增了交通、工業等領域的減排目標。針對排放最為嚴重的煤電,德國政府計劃最遲于2038年徹底淘汰燃煤發電,同時也有消息稱,德國政府很可能更加“激進”,將煤炭淘汰時間提前至2030年前后。

      然而,氣候目標很“勇敢”,現實卻很“骨感”。今年1月,德國副總理Robert Habeck在公開場合表示:“由于2021年歐洲風速較往年偏低,德國可再生能源發電量降至近兩年的最低水平。化石燃料發電占比的增長已經讓德國全年溫室氣體排放量出現反彈,德國實現2030年的減排目標變得更加困難。”

      Euractiv援引Robert Habeck的話稱:“不論在哪個領域,德國政府的氣候保護措施都不足,德國連2022年、2023年減排目標都無法達成。如果不出臺更加積極的可再生能源替代措施,到2030年,德國很可能僅能完成減排50%的目標,較此前制定的65%減排量有一定距離。”

      電力供給危機更是成為德國能源轉型道路上的“絆腳石”。根據IEA預測,如果德國按期淘汰核電,2022年,德國燃煤與天然氣發電量仍需要維持在2021年的水平,才能滿足電力需求。但按照德國制定的煤電淘汰計劃,到今年底,德國煤電產能需要下降至3000萬千瓦,并在2024年進一步降低400萬千瓦,這也意味著煤電產能會在未來兩年內收縮12%以上。IEA預測稱,在煤電也開始退出的情況下,2023年至2024年前后,德國本土電力將嚴重短缺,德國將從歐洲的電力出口國轉變成為凈進口國,打破自2002年來本土電力自給自足的局面。

      化石燃料仍是“救命稻草”

      IEA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底,德國可再生能源發電占比約為41%,煤電占比約為28%,氣電占比為15%。按照德國政府制定的減排目標,到2030年,德國電力需求的80%都將由可再生能源滿足,這也意味著,德國需要大幅擴建風電與光伏基礎設施。

      而在此之前,天然氣或將持續成為德國的“救命稻草”。IEA預測認為,到2024年,德國天然氣發電量預計將在當前基礎上增長16%。

      然而,業界人士對德國擴建氣電的預期表示了擔憂。一方面,歐洲天然氣市場高度依賴進口,2021年,歐洲能源價格上漲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天然氣供應不足。另一方面,德國如此大規模地擴張天然氣發電產能,很可能還會面臨著資金不足的難題。雖然歐盟在今年初剛將核電和天然氣電納入“可持續融資類別”,但歐盟內部分歧仍十分嚴重,德國擴建天然氣電廠的計劃最終能否獲得歐盟支持仍是未知數。

      德國媒體稱,未來德國將難以有價格低廉、供應充足的能源,愈加高漲的碳價更是將推高居民用能成本。

      事實上,在歐洲,德國面臨的能源轉型挑戰并不是個例。2021年,法國、英國、西班牙、意大利等歐洲國家均經歷了嚴重的能源供給不足,受到歐洲供應鏈瓶頸和原材料成本高企的影響,歐洲國家的通貨膨脹已經一再加劇。

      關鍵詞:

      雙良

      山西雙良再生能源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區塢城南路168號山西雙良集團
      電話:
      0351-7117211

      版權所有:山西雙良再生能源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晉ICP備12007302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太原

      麻麻你下面好紧夹得我好爽